王国刚:马克思社会必要劳动时间概念适用于市场经济

2019-12-25 09:55:50 杭州新闻网

打印 放大 缩小

王国刚:马克思社会必要劳动时间概念适用于市场经济

王国刚:马克思社会必要劳动时间概念适用于市场经济

发布时间:2018-12-11 08:10:54 已有: 人阅读

【核心提示】过去,人们没有完整把握马克思《资本论》中对社会必要劳动时间的定义,就将这一理论生搬硬套到现实中,觉得很多事情不好理解。实际上更多是因为既没有对马克思的《资本论》理解到位,也没有考虑市场经济的现实。马克思《资本论》当中揭示的大量市场经济规律对中国发展市场经济都有用。其中包括关于社会必要劳动时间的表述在今天的市场经济中仍然适用。

“社会必要劳动时间是在现有的社会正常的生产条件下,在社会平均的劳动熟练程度和劳动强度下制造某种使用价值所需要的劳动时间。”这是马克思在《资本论》中对于社会必要劳动时间的经典表述,随着时代的发展,人们对这段话的认识也在不断深化。

“过去,人们没有完整把握马克思《资本论》中对社会必要劳动时间的定义,就将这一理论生搬硬套到现实中,觉得很多事情不好理解。实际上更多是因为既没有对马克思的《资本论》理解到位,也没有考虑市场经济的现实。马克思《资本论》当中揭示的大量市场经济规律对中国发展市场经济都有用。其中包括关于社会必要劳动时间的表述在今天的市场经济中仍然适用,”中国社会科学院金融研究所所长王国刚在接受本报记者专访时如此表述。

《中国社会科学报》:概括来说,您觉得应该怎样来理解马克思在《资本论》中对社会必要劳动时间进行的表述?

王国刚:社会必要劳动时间有三层含义:第一层含义,“社会必要劳动时间是……制造某种使用价值所需要的劳动时间”;第二层含义,“社会必要劳动时间是在现有的社会正常的生产条件下……制造某种使用价值所需要的劳动时间”;第三层含义,“社会必要劳动时间是……在社会平均的劳动熟练程度和劳动强度下制造某种使用价值所需要的劳动时间”。

社会必要劳动时间就是由这三层含义构成的完整统一体,第一层含义强调的是基础,第二层强调的是效率、创新和科技进步,第三层强调的是新创造价值的来源。

《中国社会科学报》:马克思认为,使用价值和价值是商品的两个基本属性,您对两者有哪些新的理解?

王国刚:从消费需求的角度来讲,人们对某种商品的需求,需要的不是其价值,而是其使用价值。所以,使用价值是商品的基础,也是生产的基础。如果生产者生产出的产品,其使用价值不被社会所需要,那么这个产品就卖不出去,劳动者的所有劳动都将白费。从这个角度来讲,过去对商品的定义,即“商品是用于交换的劳动产品”,实际上是不准确的。因为“用于交换”是生产者的单向意愿,不是市场过程。如果生产者生产的产品在目的上是“用于交换”,但在市场上卖不出去,那么,这件产品就不是商品,不能实现交换的劳动产品顶多是一件可能的或潜在的商品。因此,商品的定义应当是“实现交换的劳动产品”。

马克思在《资本论》中指出,商品有使用价值和价值两个因素,其中,使用价值是其自然属性,价值是其社会属性。很多人依此认为,商品的使用价值只有自然属性,价值只有社会属性,而忘了马克思在进行《资本论》分析的时候所说,他要从整个经济活动中最简单的要素商品开始,从商品的两个因素使用价值和价值说起,由于他是从最简单的商品经济细胞也就是商品入手,所以,他一开始没有把商品表述得那么复杂。

实际上,在现实生活中,使用价值具有很强的社会性,而且有些使用价值只有在人类社会才能产生。比如说,衣服是由棉花制成的布做成的,布的厚薄、颜色、宽幅和衣服款式等,都具有明显的社会性;更为直接地,现代社会有很多信息在进行交易,信息对人们来说是有使用价值的,但它不是自然界产生的,只有人类社会才有。

总之,对马克思所讲的使用价值,我们不仅要从自然物去理解,而且要从社会关系去理解,不符合社会需求的使用价值是不可能具有价值的,使用价值对价值具有基础性的机制作用,这一点需要特别重视。

《中国社会科学报》:“社会必要劳动时间是在现有的社会正常的生产条件下……制造某种使用价值所需要的劳动时间”。对于“现有的社会正常的生产条件”,马克思已有论述说明,您认为强调这一点对我们今天来说有怎样的启示?

王国刚:“现有的社会正常的生产条件”,实际上讲的是各个产业部门之间的关系,每个产业部门有其最基本的生产条件,各产业部门之间的生产条件是不一样的。

正常生产条件是什么,谁来选择正常生产条件?这有两个含义,第一,如果哪个产业部门生产的使用价值少了,资本就投向这个产业,也就是说资本竞争会引致各产业部门之间在现有生产条件下进行资源的有效配置。我们要强调“正常生产条件”是一个宏观总概念,而不是微观概念,过去我们多从微观层面来理解。生产条件本身讲的是效率、创新、科技进步。因为生产者在市场竞争中,竞争的表面是产品竞争,背后实际上是各种设备、技术、工艺、程序、管理等生产条件,这些生产条件并非只是在生产中转移死劳动。如果死劳动转移多少就算多少,那么,人们就没有必要在生产条件方面不断进行创新了。

第二,事实证明,我们需要重新理解“劳动创造价值”,重新理解活劳动和死劳动的关系是怎样的。例如,是把活劳动和死劳动切开变成两种劳动,还是把它们看成一个连续的过程从而当其为一种劳动?假定有一个钢铁联合企业,有矿山,能炼铁、炼钢,矿山的矿直接进入炼铁车间,炼铁车间炼出的铁供应炼钢,这是活劳动的一个连续过程。但如果变成了三个企业,矿山活劳动转到矿石上,矿石再用于炼铁,由此,矿山中的活劳动成了死劳动,那么,这种死劳动是否创造价值?过去,我们对活劳动和死劳动的理解过于简单,认为死劳动只有转移而没有创造价值,只有活劳动才创造价值,事实并不如此。死劳动并不是简单转移价值,转移的过程中有一个效率问题,不然马克思没有必要在“生产条件”前强调“正常”两个字,“正常”与“非正常”之间,对生产条件的改善、进步就成了至关重要的事了。如果没有有效改善生产条件,那么,某种使用价值的进步、细分是不可能的。生产条件本身的改善有多种多样的方式,比如说,通过公司并购导致规模经济,通过技术开发生产出更好的设备等,都是生产条件的改善。总之,改善生产条件就是要不断打破原有的正常生产条件,如果说改善生产条件没有意义,人们为什么要去改善?

《中国社会科学报》:“社会必要劳动时间是……在社会平均的劳动熟练程度和劳动强度下制造某种使用价值所需要的劳动时间”。传统对劳动熟练程度和劳动强度是怎样理解的,您有什么新见解?

王国刚:先说劳动强度,起初,劳动强度越高创造的价值越多,以至在商品经济或者市场经济中,人们仍然认为要通过提高劳动强度去创造价值。实际上,恰恰相反,劳动强度在不断地减轻。这是因为劳动强度是和生产条件相联系的,越是自动化生产,越是机器人流水线,人的劳动强度就越低,生产出来的使用价值的质量就越好、性能就越稳定。过去我们理解错了,以为要用更高强度的劳动去生产价值,这正好违背了价值创造不减少、劳动强度逐渐降低的总趋势。

劳动熟练程度实际上是劳动者操作劳动资料的熟练情况,其依生产条件的变化而变化,我们不能简单地强调所谓的活劳动,因为活劳动是在操作生产条件这个背景下讨论的。离开了生产条件,活劳动是不创造使用价值,也就是不创造价值的。哈尔滨癫痫病去哪里治黑龙江哪家医院专治羊癫疯江苏治疗癫痫的医院哪家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