嘀嗒顺风车的“合规”野望

2019-10-08 11:19:43 杭州新闻网

打印 放大 缩小

  白癜风治疗 http://bdf.qiuyi.cn/

  来源:速途网

  编者按:“野望”在日语中的意思是不合身份、离谱的愿望。在科技圈,罗永浩曾注册一家名为“野望科技”的公司,随着时间的推移,新一代锤子手机或真会成为锤粉们的野望。而在出行领域,速途网发现嘀嗒顺风车平台近期正在宣扬自身的“合规性”,在其App开屏便会出现“嘀嗒顺风车——合规顺风车的开创者与领军者”的广告,那么嘀嗒顺风车是否真如其所说的那样“合规”,还是“合规”只是它的一个野望?

  家住北京怀柔的张君上下班通勤有些依赖顺风车,过去她选择滴滴顺风车前往位于海淀的公司,原本搭乘出租车需要超过200元的路费,在顺风车只需要50元左右,自去年滴滴顺风车下线后,无奈她只能选择嘀嗒顺风车解决上下班通勤。

  而家住密云的区乔则一直在“密云拼车”公众号搭乘顺风车回家,在她看来,“密云拼车”公众号上的顺风车是真正意义上的顺风车,且价格比嘀嗒、哈啰等顺风车平台还要便宜的多,从朝阳芍药居到密云鼓楼仅需20多元。

  去年,滴滴顺风车的两起事件,让顺风车行业一度陷入“停摆”,外界开始重新审视“顺风车”这一共享经济的代表产品,而受影响最大的无疑是互联网出行平台,滴滴出行无限期下线顺风车,嘀嗒出行也关闭了“结伴”频道,高德顺风车也选择了主动下线业务。

  但随着事件的冷却,顺风车市场并未像此前外界所预想的那样逐渐沉寂。哈啰出行试图通过芝麻信用对车主与乘客的约束,给顺风车市场带来新的秩序规则;以顺风车拼车起家的嘀嗒出行找到了新的发展机会,趁机标榜自己是“真顺风”,希望获得乘客的青睐;而滴滴出行与高德则没有草率重启顺风车业务,显得颇为谨慎。

  在这之中,嘀嗒出行引起了速途网的注意,特别是其近期对于自己顺风车平台“合规”的定义,让速途网感到些许疑惑。顺风车平台的“合规”应该由谁定义?是相关部门出台的政策?还是企业自身?还是乘客来投票?嘀嗒出行的顺风车平台又是否真的“合规”?

  1.

  去年,速途网曾发文《“未卜先知”的嘀嗒出行:摘掉顺风车的帽子,扛起出租车的大旗》,其中指出嘀嗒出行在2017年底切入网约出租车市场,2018年一整年将自己打造成了“出租车行业网约化的专家”,有意淡化顺风车业务,高举出租车网约车大旗。

  但嘀嗒出行对于自己“出租车专家”形象的打造,在2019年春节过后停下来脚步。

  在最近嘀嗒出行的一张海报中,嘀嗒顺风车称自己是合规顺风车的开创者和领军者,这与去年“巡游出租汽车改革发展政策研讨会”上,嘀嗒出行CEO宋中杰所说的“助力出租车行业复兴使其战略目标”有很大出入,嘀嗒出行在将业务重心由顺风车转向出租车后,再一次转回了顺风车。

  春节是个重要的时间节点,2019年的春运比以往更加忙碌一些,缺少了滴滴顺风车的助力,让嘀嗒与哈啰能够在这个时间点看到人们通过顺风车返乡的需求饱和度,展现企业分担火车、飞机春运压力的最大能力。

  春节过后,嘀嗒出行借势当时最为火爆的电影《流浪地球》公布了一些春运大数据,这其中最为直观能够反映嘀嗒顺风车在春运表现的便是“跨城顺风车订单平均距离283公里”以及“跨城顺风车订单平均金额203元”,除此之外别无其他。而往年嘀嗒都会公布的“多少天服务多少万人”数据却悄然消失了,这对于滴滴顺风车沉寂后有望登上顺风车王座的嘀嗒来说很反常。

  但尽管如此,嘀嗒顺风车公布的数据还是比刚刚入局的哈啰顺风车要好一些,从双方公布的数据上来看,嘀嗒顺风车间接登上了第一的位置,这或许助力了嘀嗒将工作重心重回顺风车。

  速途网曾经提到,出租车的网约化不能为嘀嗒出行带来直观收入,且持续补贴还会增加企业亏损,但顺风车虽然企业从中抽成微乎其微,但庞大的出行需求以及低廉的价格以及不需要补贴的策略,是可以为嘀嗒出行带来直观收入的业务。

  2019年的春节成为了嘀嗒出行“转身”的节点,并且这次“转身”并未受到春节前那起恶性事件的影响,很坚决。

  2.

  出行平台哪个业务被公众广泛认可?

  这个问题在哈啰出行里我们可以找到答案,换句话说,致力于打造“大出行”平台的哈啰,在最开始引入合作伙伴时就非常注重用户体验。

  目前,在哈啰出行平台上,出租车业务接入了嘀嗒,专车则是接入了首汽约车,但顺风车哈啰的选择是自己来做。速途网曾将哈啰入局顺风车比喻为“弄脏双手”的行为,这是源于顺风车行业与网约车行业所受到的监管不同,而在“ABC”(AI、BigData、Cloud)已经成为互联网基础设施的时代,顺风车由于曾经走过“社交”的弯路,还未能实现产品升级,这对于一个哈啰来说是个不小的挑战。

  但哈啰出行还是“亲手”做了顺风车业务,速途网非常认可这种精神,但我们也应该注意到,哈啰出行的合作伙伴中包括嘀嗒,且出租车业务接入了嘀嗒,但在顺风车方面,哈啰望而却步了,没有交给这位“合规顺风车的开创者与领军者”。

  为什么?

  这个答案从哈啰顺风车中依旧可以找到答案。哈啰顺风车在司机注册以及乘客乘车方面引入了芝麻信用,并制定了一套五重安全网,还积极与全国各地公安部门合作。可以看出,哈啰顺风车将重心放在了“安全”,作为后入局者,哈啰正在利用云计算、芝麻信用、人工智能等保障司机与乘客的安全,可以看出哈啰对于顺风车的理解与强调“合规”的嘀嗒完全不同。

  那么,安全与合规,哪个才是顺风车发展的第一要义?

  3.

  在偶尔选择搭乘顺风车的子华眼中,合规不合规并不重要,重要的是有车、便宜以及安全。在互联网出行企业的用户画像中,子华肯定是价格敏感型乘客,而目前选择互联网出行平台的乘客大多数均为价格敏感型,价格便宜并且安全的平台是它们的首选。

  上海的子凡也认为是否合规没那么重要,作为男生的他认为顺风车平台不出现恶性事件是底线,换句话说,安全是他最看重的。

  身在深圳的田田只在过年期间回老家时选择搭乘顺风车,但并不是以深圳为起点搭乘,而是郑州机场。在她看来,过年期间的跨城顺风车价格实惠速度快,而她在深圳没有搭乘过顺风车,也是出于安全原因。

  现在问题出现了,对于乘客来说,顺风车平台合规与否并不重要,但安全始终是受访者所看重的,这似乎与滴滴出行、哈啰出行等主流出行平台的价值观一致,特别是在去年两起顺风车恶性事件后,滴滴出行便将“安全”上升到第一位,不断公布安全整改措施,哈啰出行在顺风车上线的新闻通稿中,也将大篇幅留给了“安全”,让外界相信平台的安全性。

  而在嘀嗒顺风车看来,“合规”似乎比“安全”更加重要。在去年两起顺风车事件后,嘀嗒未曾公布自查封禁多少不合格司机的数量,其“结伴”频道在官方公布优化调整后也未曾公布进展,单从这两点来看,嘀嗒顺风车的整改并不积极,略显佛系。

  此外,春节前嘀嗒顺风车的一场恶性事件也将其推到了风口浪尖。速途网当时便发问:这轮春运过后,嘀嗒出行是否该考虑停掉顺风车业务了?在速途网看来,嘀嗒顺风车一旦出现恶性事件,其出租车业务此前的成绩都会被泯灭掉,舆论甚至可能还会质疑平台是否有能力保障出租车乘客的安全。

  而这个事件的发生地广州,在去年9月广州市交通委员会、广州市公安局已经对嘀嗒等在广州市开展顺风车服务的平台公司进行了约谈,要求平台根据国家及省市有关顺风车管理有关规定自查整改,坚决禁止以顺风车名义开展非法营运。

  恶性事件没有为嘀嗒出行敲响警钟,反而在春节后对自身顺风车业务进行“合规”包装,现在真的已经到了企业可以自我定义“合规”的时候了吗?

  图如果将时间线放的更长远一些,2017年下半年还在推崇自己是“出行+社交”引领者的嘀嗒,能在不到两年的时间内完美转身为“合规顺风车的开创者与领军者”,恐怕有些天方夜谈了。

  所以,“合规”一定是由政府相关法规来认定,乘客投票,从来没有也不应该由企业自己定义,尽管速途网的受访者大多不在意是否合规。

  4.

  那么,嘀嗒顺风武汉正规癫痫医院在哪车是否真的如它所包装的那样“合规”呢?速途网在调查中找到了答案。

  嘀嗒顺风车的海报中明确了“合规顺风车”的定义,按照国务院办公厅文件所示,嘀嗒顺风车确实符合“合规顺风车”的定义。

  但速途网在调查过程中发现,在国办发布文件后,各地政府办公厅也颁布了当地的《关于深化改革推进出租汽车行业健康发展的实施意见》,大多数城市的实施意见相比国办文件增加了限制条款。

  以北京为例,北京市人民政府办公厅在2016年12月22日颁布的《关于深化改革推进出租汽车行业健康发展的实施意见》中,明确注明接入的车辆须为本市号牌,每车每日派单次数不超过2次。

  速途网就北京顺风车车主每天最多能接几单咨询了嘀嗒出行的机器人客服与人工客服,得到的答案均为“4单”,这明显不符合北京市《关于深化改革推进出租汽车行业健康发展的实施意见》中的要求。而对于派单次数有所限制的城市,并不仅限于北京,速途网查阅各地实施意见以及私人小客车合乘指导意见,发现广州、天津、上海、宁夏等地的实施意见中均将接单次数限制为“2次”。

  在查阅各地实施意见的过程中,速途网注意到大连市的《实施意见》中明确注明主要用于上下班通勤或节假日返乡、旅游的合乘,也就是说大连市对于顺风车的运营时间也进行了规定,可以说在国办实施意见的基础上更加严苛。

  但速途网在昨晚11点02分,将顺风车起点设置在大连市内,发布一条顺风车信息,嘀嗒顺风车平台仍为速途网推送了相关车主的行程信息,而从时间上来看,明显不是上下班通勤,不符合大连市实施意见中的规定。

  此外,速途网在调查过程中还收到一些车主对于嘀嗒顺风车平台不符合相关实施意见的案例,但速途网湖北癫痫医院排名未注册嘀嗒顺风车车主不能判定爆料的真实性,在这里就不列举出来了。

  5.

  《中华人民共和国广告法》第一章第三条规定,广告应当真实、合法,以健康的表现形式表达广告内容,符合社会主义精神文明建设和弘扬中华民族优秀传统文化的要求;第四条规定,广告不得含有虚假或者引人误解的内容,不得欺骗、误导消费者。

  就此看来,嘀嗒顺风车的给车主的派单次数不符合北京市《关于深化改革推进出租汽车行业健康发展的实施意见》,但符合国办的实施意见,没有违反广告法,只是选择了最宽松的标准进行对照。

  业内人士对速途网表示,速途网所述的嘀嗒顺风车平台不合规情况,从侧面反映出其对于此前顺风车恶性事件的不重视,未能从根源进行整改。

  而此次速途网发现的多给车主派单,是否能为平台产生更多的利润尚未可知。但嘀嗒顺风车平台此次对于自身平台“合规”的包装显然是违背事实的,在春节前出现恶性事件后,不思考如何保障车主与乘客安全,通过日益发展的互联网基础设施让乘客坐得放心,司机开得安心,反而在自身未能做到的“合规”上做文章,作为一个已经在各地出租车协会树立口碑的出行平台来讲实在有些不太合适。

  6.

  到底武汉有好的癫痫医院吗什么是真顺风,如果按照嘀嗒顺风车平台的逻辑,文章开头提到的“密云约车”显然更符合条件,且同样距离价格仅为嘀嗒顺风车平台的三分之一。

  而嘀嗒顺风车平台如何才能做到“合规”,各地的《实施意见》也给出了答案,特别是大连市对于时间的限制尤为合理。

  而乘客对于哪些出行平台“合规”,心里也有自己的答案,作为待选结果的嘀嗒顺风车,应做好自己的本分工作,不要做可能是虚假的广告,让“合规”成为野望。

  注:应受访者要求,文中“张君”、“区乔”、“子华”、“子凡”、“田田”均为化名。